新贛州房產網 >> 資訊中心 >> 八卦地產 >> 正文

“扶弟魔”式家庭買房觀,會讓人多抓狂?

發布更新時間:2019/10/28 9:32:14 瀏覽次數: 文章來源:真叫盧俊的地產觀 手機閱覽本文

  房子在婚姻里面起著既微妙又無法忽視的作用。除了買房成了結婚的必要前提之外,有一些非常更另類畸形的現象,我們叫它:“扶弟魔”式家庭買房觀。

  很有意思吧,買房就買房,“扶弟魔“式家庭買房觀由來何處?

  01

  在這之前肯定會有人想問:“扶弟魔是什么?

  顧名思義,“扶弟魔”是伏地魔的諧音詞,指那些不計成本無底線的貼補原家庭兄弟的人,無私無畏到被網友調侃“四舍五入就是兄弟的第二個媽”。

  貼補到什么程度?毫不夸張的說,會貼補到掏空新生家庭,付首付、還貸款、包裝修,甚至還有包辦婚姻。

  來,先一起聽聽,這些耳聞能詳的“扶弟魔”語錄到底有多讓人抓狂:

  “我是他姐姐,我不幫他誰幫他”

  “我就這一個弟弟,能忍心看他日子難過嗎”

  “不想讓別人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顧及點娘家怎么了”

  “我已經嫁出去了,以后爸媽全指望弟弟養老了,幫他一把能怎么著”

  “扶弟魔”式家庭,還保留有重男輕女的落后思想,在這個家庭成長的女孩子,父母會灌輸一種奇怪的思想:你是姐姐,要幫襯弟弟一輩子。

  也許對于一二線城市的人來說,這些落后思想不常見。大家都會覺得這種事很離譜,我的家庭是一個獨立的個體,為何需要我貼補原家庭?

  可對于十八線縣城和農村,這樣根生蒂固的思想其實已經比較普遍了,甚至于部分人會認為這很正常。

  無獨有偶,就在前些天,發生在身邊的“扶弟魔”式家庭買房事讓我唏噓不已。

  02

  前幾天,達哥突然打電話約我喝酒。

  他是我的大學好哥們,畢業好幾年,都在魔都漂著卻相聚甚少。我在莘莊,他在嘉定新城,跨越了大半個上海。

  還是老三樣,燒烤啤酒吹牛,不同的是大家都成了老男人。

  菜還沒上,他先悶了口酒,我悻悻地端起酒杯,剛想抱怨。

  “我娶了個扶弟魔”,他看起來面色嚴肅,“之前她還只是背著我,給她弟弟匯錢,后來被我發現,說是弟弟談戀愛準備結婚,需要錢湊彩禮、買三金、首付買車。其實我也沒多說什么,差不多就幫這個小舅子一把,面子上也過得去,不能被人說太小氣。“

  “前面這些我都忍了,幾年前我們家城中村拆遷,在市里分了三套房子,最近突然跟我說她弟要訂婚了,想我家賣一套給她弟,半賣半送的那種...”達哥悶了一整杯,紅著眼睛說:“不答應,就是離婚。”

  我很想安慰他,但清官難斷家務事,也不想太多評論別人的家里事,只能端起杯子陪他干了一杯。

  事情沒發生到咱們自己身上,永遠都不可能切身體會,“扶弟魔“式家庭買房觀,到底會讓人多抓狂。

  那天他喝醉了,后續的事情進展我也沒打聽。

  03

  在更早以前,還有一部痛斥了社會“重男輕女、啃老、原生家庭”現象的《歡樂頌》電視劇,在引發社會共鳴的同時,更是掀起了討論的熱潮。

  《歡樂頌》中樊勝美在大都市打拼,她的媽媽無底線剝削女兒,每次打電話都是要錢補貼兒子,哥哥的首付是她給,貸款是她還,甚至于生個孩子還得需要她貼補。

  看,這就是活生生的被迫“扶弟魔”例子,扶到讓人崩潰、暴走,甚至到斷絕關系。

  在樊勝美多次崩潰反抗后她媽依然對女兒說出:“你只知道買衣服,你哥怎么了,他還給我們家生了個大孫子呢!”

  

  《歡樂頌》劇照

  這些現象,其實不僅僅發生在電視劇里。

  對于這件事,奉子成婚的山西高某珍應該更有話語權。

  就在婚禮當天,他的11個姐姐穿上了定制的同款衣服,為家中唯一的弟弟送上了祝福。對于他來說,這應該是人生中幸福但并不平靜的一天。

  早在訂婚前,11個姐姐總計合資23萬讓他買房。因為姐姐眾多,小高幾乎不用操心自己婚禮的任何事情。

  這件事引起了輿論嘩然,有人說姐姐多真好,也有人說這樣的男的不該嫁。其實事件本身并不稀奇,稀奇的是擁有11個姐姐,并且11個姐姐共同扶1個弟弟的事件太過于抓人眼球。

  這件事還只是一個被放大的縮影。

  再看回網絡社區,你很難相信,會有“扶弟魔吧“這樣一個存在。每天有多個同樣經歷或被經歷的人,在網絡里灌貼吐槽尋找慰籍。

  

  這還不算完,如果你去知乎搜索“扶弟魔”,里面的問題和答案會讓你眼花繚亂。

  

  這些主動發帖尋求共鳴和安慰的人,其實三觀和想法都是很正的,奈何擺脫不了原生家庭或強硬或柔弱的要求。

  對于扶弟魔女孩來說,不是父母原本就是對你不好,而是你毫無保留的付出、任人揉捏的軟弱、感動自我的偉大和假裝的無比堅強,會讓他們肆無忌憚、理所當然的向你索取。

  誰也不是救世主,過好自己的人生本來就很努力了 ,強行要將父母兄弟拉出泥沼,只會讓自己墜入深淵。

  但有時候我們不得不承認,被說出來的還只不過是冰山一角。

  那么,支撐這些“扶弟魔”為原家庭買單甚至買房的心理是什么?我們又該怎么正視這個無法避免的矛盾問題?

  04

  其實,我一直覺得原生家庭是一個偽命題,不想販賣焦慮或制造情緒,只想客觀的講一講,如何能避免或改變這個現狀?

  這些問題其實是原家庭和新生家庭之間的矛盾,為了緩和或解決這些矛盾,需要做哪些方面的努力?

  首先要建立原家庭和新生家庭之間的心理邊界。

  這個邊界就是一個護城河,它托著兩組家庭之間的底線邊際,這個邊際的存在既不會打破原有的家庭合睦平衡,也不會讓新生家庭關系失重下沉。

  當有不合理要求打破這個平衡時,一定要與邊界兩邊的家庭成員反復溝通,提醒自己和其他家庭成員:這樣做,越界了。

  每個人和每個家庭之間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,要學會合理拒絕,表達,讓心理邊界回歸本心。

  尤其是買房這么重大的事情面前,一定一定要杜絕"扶弟魔”式家庭買房觀,你對原家庭成員的放縱,會是一個深不可測的無底洞。

  最后想送給大家一句心理學家埃內斯特•哈曼特的話作為結尾:

  每個人都有自我。自我就像一座城堡,城堡內是完全屬于自己的,而城堡外的護城河就是心理邊界。

  其實翻譯成大白話就是:你、原家庭和新生家庭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,在獨立個體間必須要有一條底線和邊界。

  以上為正文,來自阿偉

提示聲明:1、文內所含的所有設計效果圖僅供參考,規劃/外形/數據最終以實際或政府批文為準;2、本站部分資訊內容可能轉載自互聯網或其他媒體,轉載的資訊信息并不代表本站立場或觀點,同時本站亦不對其內容的來源作進一步追溯。本站對轉載資訊的作者及媒體表示感謝,如轉載的資訊內容侵犯了來源媒體的利益,請聯系我們刪除。

相關文章推薦

腾讯分分彩受人控制吗